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有关清明往事的文章

[复制链接]
责任编辑 发表于 2021-4-1 17:11:30 [显示全部楼层]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0 221
又是一年清明时。心中的感念如同窗外的雨,淅淅沥沥。
小时印象中的清明应该是热闹的。很难得一家人能聚集到一起,也就只有在清明时节,远嫁的姑姑们都聚到一起,这样的场景就算是过年都看不到的。扫墓祭祖是清明时节一个家庭最重要的事情。但那时的我从不觉得这应该是值得重视的,只是感觉这是一件严肃的事,但总是欢愉的。不知道是几代之前的太太太...公,去他那里祭祖总是最高兴的事,可以见到很多很多尚未谋面或者仅见过一面的朋友。当然,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,那里得到的糖果是异常好吃的,那里的鞭炮声总是可以响上好久好久,砰啪,劈啪啪,啪啪啪...各式各样的鞭炮烟花。幸而是白天,如果是晚上,鞭炮发出的光一定能使夜空如白昼一般,不知道的人定会认为这是哪家在办喜事。




长大后,糖果的甘甜已褪去,不绝于耳的鞭炮声也已不再,因此对清明似乎也不再是那时的感觉。大体只是例行公事般去已过世长辈或亲戚那里祭拜。一壶浊酒,两对香烛,三五盘小菜,除去周边长了整整一年的杂草,尽后辈们最大的力来更新先祖们的住处,似乎在向逝者明志,我们从不曾忘记。这恐怕也是我们有来处的最好证明了吧,即便那冰冷的石窟里躺着的人素昧谋面。但随着儿孙远行,或学习,或工作,时间变得不再灵活,彼此之间也很难再凑到一起。从此,清明对远行的人儿似乎就不再那么苛刻了。所以,清明的氛围也就淡了许多。自上大学以来,似乎从未回过家过清明。就连爷爷去世后的清明节,我也鲜少回家。直到现在才明白,那是因为我肩上的责任有人分担着。“父母在,尚有来处;父母去,只剩归期”,我们循着来处,自是牵着我们的父母,对于隔一代的恩情总是稍稍有些欠缺。我爸是我的来处,我妈是我的来处,而他们呢,要想寻来处,似乎也就只能对着一抔黄土独自伤神,才有了些感念。
有的人过早地探寻来处,面对着黄土石碑。有些变故突如其来。
近两年来清明对我似乎有了不一般的意义。这种感觉不是旁观,不是欢愉,似乎多了悲伤,似乎多了责任,也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将清明与死亡联系在一起。清明,于仲春与暮春之交,明明是生命开始旺盛的时节,明明是万物复苏的时节,却处处透着死亡的悲凉,提醒着有哪一个重要的人已经不在了。曾几何时,开始惧怕各种节日,尤其是这种充满着团聚与回忆的节日。欢腾气氛前的笑脸下呼之欲出的是望不尽的悲流,纷纷清明雨中,这断魂的路人想必都寻着来处吧。
时光似乎并未洗去往日的铅华,却让明天愈发模糊了。校园教会了各种专业知识,却并没有教会如何承受这种变故。因此难以承受的变故会让人放纵,而这放纵就像一条毒蛇,只要被咬上一口,你就慢慢失去知觉。渐渐地,毒弥漫全身;到最后,不治而亡,可怕。大部分人都深知其中的道理,却还是甘愿受其毒害,从此迷失在空洞而无望的生活中,可悲。有些不知所云了,似乎与当下清明时节并未有多大关系,可能是因为当下氤氲着感伤之气,连带着记忆里都只剩下悲伤。
这个节日我们不语快乐,只言安好。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官方微信
投稿微信
模板大全
关注我们
意见
反馈